文学 | 和谐中华网--构建和完善和谐社会的交流平台

Archive for the 文学 category

胡适致毕业生:在不健全的中国,如何不堕落

原载1932年7月3日《独立评论》第7号

胡适

胡适

这一两个星期里,各地的大学都有毕业的班次,都有得多的毕业生离开学校去开始他们的成人事业。 read more…

In: 发现美, 文学, 杂谈Author: 易诚Comments (0)

赤子之心永存天地:李先念总理秘书、原国家统计局局长李成瑞老先生

与李先念秘书、原国家统计局局长李成瑞合影

与李先念总理秘书、原国家统计局局长李成瑞合影

read more…

首届北戴河国际旅游诗会

read more…

In: 文学, 生活时尚Author: 易诚Comments (0)

妙峰石情·踏青少年

妙峰石情·踏青少年

妙峰石情·踏青少年

 

妙峰石情

最是那一抿嘴的羞涩
在妙峰石前
刻下生生世世地轮回

read more…

爱情经轮

那一年
少年羞涩的青春
把爱给了伊人
身边
只留下了悲怜

  read more…

In: 文学, 杂谈Author: 易诚Comments (0)

感悟离别·忆友

我喜欢文人,
至少她懂得,
感性世界的意境,
那是一种没来由的感动,
如同异地面对乡亲的喜悦和亲昵…… read more…

In: 文学, 艺术Author: 易诚Comments (0)

疯狂寡妇卓文君

一曲凤求凰 寡妇也疯狂

作者:潇湘子
  卓文君与司马相如的爱情故事在坊间一直被传为佳话,卓文君更是为现代女性树立了一个追求自主爱情、勇敢叛逆的榜样!
  “西汉才女卓文君,称奇古今第一人。岁月悠悠来复去,留得千秋万载名”,这样的诗句在许多文学作品中经常出现,所表达的观念也是为大多数读者所接受的。
然而,历史的真相果真如此吗?
  2007年,河南大学教授王立群在《百家讲坛》上作惊人之论:司马相如对卓文君的爱情只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陷阱,所谓的千古佳话,只是劫财又劫色的千古骗局。
  王立群认为,司马相如在主子去世后,辞官返乡回到成都,此时父母已经双亡,家徒四壁。在这种境况下,他投奔好友临邛县令王吉,并与王吉制定了骗财骗色的计谋:王县令佯装对司马相如毕恭毕敬,司马相如则故装清高,托病不见。很快,司马相如在临邛县声名鹊起,满城的人都对他产生了兴趣。果然,当地首富卓王孙中计,设宴款待司马相如,司马相如依然托病不去,摆足了架子,在王县令多次邀请下,才不得已前往。席间,他以一曲《凤求凰》打动卓文君,携其私奔。因生活窘迫,卓文君当垆卖酒,卓王孙没办法,只得送重金给他们,司马相如计谋得逞,从此过上了安定富裕的生活。
  王立群指出,史书不细读以至历史被误读,《史记》、《汉书》的一些细节被以前的人们所忽略,以至这个千古骗局一直未引起人们的重视。王立群所指的细节,就是史书上的一个“缪”、一个“为”字。
  司马迁在《史记》里有“临邛令缪为恭敬”、“故相如缪与令相重”的记载,《汉书》也有“相如为不得已而强往”的说法。王立群据此认为,王县令与司马相如设下的是一个圈套,先由王县令对司马相如装出一副恭敬的姿态,为司马相如造势,引起大家的好奇。等卓王孙上钩,司马相如又“为(伪)不得已”前往,到了卓王孙家里赴宴时,司马相如又假装与王县令“相重”,弹出一曲《凤求凰》。
  王立群根据《史记》、《汉书》里出现的“缪”“为”两字,大胆推定司马相如是个骗财劫色的大骗子,节目自播出以来,就引起了大家的热议。
  千年之下,究竟是我们集体放过细节,误解了历史,还是王立群哗众取宠,故作惊人之论呢?
  这一切还得从卓文君与司马相如的爱情原型说起。

卓文君

卓文君

《西京杂记》记载:文君姣好,眉色如望远山,脸际常若芙蓉,肌肤柔滑如脂。十七而寡,为人放诞风流。

read more…

In: 文学Author: 易诚Comments (0)

“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些是姓氏吗?

点评:一切的文明皆源自生活的需要,姓氏亦是如此。把一些必然的存在组合在一起,就成就了此文的偶然趣味,让人内心平添快乐,扑哧而笑。感谢创造快乐,发现快乐的人们,是你们的努力让生命有了更绚丽色彩。

作者:潇湘子
中国的姓氏数以万计,其中不乏一些有趣的姓氏,常常让人捧腹不止。比如,某次开会,某局长姓傅,主持人在介绍时说:“下面有请傅(负)正局长讲话……”下面的人忍不住窃笑。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朱(猪)司令、苟(狗)排长、牛班长等。
更让人更觉得好玩的是,据调查,“油米酱醋茶”、“一二三四五”居然也都是姓氏,让人不得不叹服中国姓氏文化的奇妙和博大精深。
这么有趣的姓氏,是怎么产生的呢?难道是有人喜欢另类,喜欢与众不同?当我们把这些姓氏分门别类,探究其背后的故事,或许能恍然大悟。
数字姓氏:一二三四五……
明代文学家冯梦龙在其著作《古今谭概》里讲了这样一个笑话:某县令的夫人姓“伍”,平日里骄横跋扈。有一次会见丈夫下属官员的妻子时,她指着其中一个问道:“你贵姓”,下属官员的妻子回答:“免贵姓陆”。县令夫人听了心里很不高兴,心想,你丈夫官职比我丈夫的低,我才姓伍,你居然敢姓陆!于是,她就又指着旁边一位女子问,你姓什么?这位女子回答:“我姓戚”。这下,县令夫人受不了了,她跑到丈夫那里,劈头大骂:“我才姓伍,你下属官员的妻子却姓‘陆’姓‘戚’,说不定还有姓八姓九的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