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哀日的忧伤

     人类的历史是一部与自然灾难抗争的历史,期间不乏眼泪和哀痛。但是,从前我只是在电视中看世界,加上那时年少,很少有多少触动。可是,从汶川地震始,我亲身感受到了人的渺小、脆弱和大自然的威力,还有种种穿透灵魂的哀痛。“死者已矣,生者蔼蔼”是我当时对震区的兄弟说的话。然而,这份淡然却是无语凝噎,哽在喉咙里含混不清。因为我知道,真要把这浓的发紫的黑色在心中驱除,没个几十年或一生,无以解脱。至今,我最后悔的事,是没有去现场,拾一砖瓦,略尽绵薄之力。

    我不知道是否是巧合,还是中国的媒体开始敢于报道亦或是中国政府在舆论宣传上的更加成熟表现,以至于512始,灾难像打开的潘多拉盒子,频繁出现在银屏上,出现在炎黄子孙的九州大陆上。或许是蝴蝶效应,或许是玛雅人的预言的告示,我不敢妄加揣测,但分明感觉得到,中国乃至世界在这两年,明显得灾难频频多于以往。或许,我们的科学家们,我们的政府机构们,可以成立一个灾难联合国际组织,其中一项就是专门研究这种连环的灾难效应,以更好的造福人类。

    中国是一个人情味最重的国家,我爱这个国家,爱这个民族味儿。但是,国人往往会犯一种流于形式的主义。什么事情,牵扯到面子,总要去摆弄点什么。哪怕是葬礼,这个悲伤的名字,都会攀比奢侈成风。其实,有个时候,想想,把人死之后的这些铺张浪费和时间精力,投入到他的生前,或许将是一种别样的温馨和幸福。可惜,人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明明是有爱的,明明是有孝的,可是每每给自己找无数的借口,流连于琐碎的凡俗之事,可惜时间,总是不等人的。爱与孝的表示有千万,可内里只有一样,那就是尽己的关心与呵护。这与你是一达官贵人也好,贩夫走卒也罢无关。话说到这里,到了升华主题的时刻。一家之伤,是小伤;一国之痛,是大痛。几十万人的生死,可以上惊天下动地。举国默哀,这也无可厚非。但是,从各种各样通过灾难来谋取某种名利的,或者把悲伤流于某种形式的风尚,那就成了一种真正的杯具。

    面对灾难,大家众志成城,用火热的心和绵薄之力,为灾难中的同胞们献上自己的爱,让他们早日走出阴影,好好的活着,这是一种积极的大爱。我们可以去援救,我们可以去捐助,我们可以去建设……我们也可以默哀,但是,请不要动不动,就定举国默哀日。悲伤应该化为力量而不是形式。试想,这一天,因为这个默哀日,中国的经济将损失多少?至少上千亿吧。然而,定多少个默哀日,也无法挽回死去的同胞们。如果,能把这些,拿来捐助那些贫困地区的教育,能拿来帮助那些读不起书的孩子,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还是那句话,死者已矣,生者要蔼蔼啊,人类总是要往前走的。

    这不是叛经离道,也不是心如铁。我同样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同样为那些受难的同胞们伤痛,但我只是不希望,这种爱变了味,仅此而已,无论是鲜花还是板砖,我在这里都默默接受,因为无论哪种,出发点都是好的。

    末了,再秀下自己二十多年的人生感悟:善良、感恩、责任、求知、激情、童真,谁能做到这十二个字,你的人生将无悔!

In: 今日话题, 国内观察, 杂谈Author: 易诚